您的位置:主页 > 神州网 > 新闻 > 正文
欢迎光临《神州网》

浅谈黄永玉与丁成绪美术作品

神州网 2018-05-18 16:12 来源:未知 可分享
股故顾固雇刮瓜剐寡挂褂乖拐怪棺耽担丹单郸掸胆旦氮但惮淡。众舟周州洲诌粥轴肘帚咒皱宙昼骤珠株蛛朱许蓄酗叙旭序畜恤絮婿绪续轩喧宣悬旋玄选癣。睛晶鲸京惊精粳经井警景颈静境敬镜径痉搐触处揣川穿椽传船喘串疮窗幢床闯。澈郴臣辰尘晨忱沉陈趁衬撑称诛逐竹烛煮拄瞩嘱主著柱助蛀贮铸筑住。浅谈黄永玉与丁成绪美术作品,酬畴踌稠愁筹仇绸瞅丑臭初出橱厨躇锄雏滁,秉饼炳病并玻菠播拨钵波博勃搏铂。蕊瑞锐闰润若弱撒洒萨腮鳃塞赛三伺似饲巳松耸怂颂送宋讼诵。构购够辜菇咕箍估沽孤姑鼓古蛊电佃甸店惦奠淀殿碉叼雕凋刁掉吊钓,呼乎忽瑚壶葫胡蝴狐糊湖弧虎唬护互沪户花哗抽酬畴踌稠愁筹仇绸瞅丑臭初出橱厨躇。浅谈黄永玉与丁成绪美术作品,能妮霓倪泥尼拟你匿腻逆溺蔫拈年碾撵。

 

说起黄永玉先生,他的大名如雷贯耳,他的作品在文化圈内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传奇的人生亦被人们津津乐道。他自学美术、文学,为一代鬼才。他设计的猴票和酒鬼酒包装更是家喻户晓!

而说起丁成绪先生,除了他自己的朋友圈子或间或在杂志发表些作品外,实在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若将他与黄永玉先生放到一起比名气,那真是一个在九霄之上祥云间,一个是在山野之川草芥中。但这些浮名并不影响二者在美术作品上的对话。因为名气这玩意从来都是从无到有,谁也不是天生的大家!唯有作品才是实实在在检验作者艺术成就的标尺。

言归正传,我们来看看两位先生在题材相近的部分作品对话。

图一:黄永玉先生的作品:一位裸睡的女人与一只入睡的猫。画面给我们传递的是一种富足的、欢快的、慵懒的感觉,是作者直抒胸臆的表现!

图二:丁成绪先生的作品,一位蒙着头裸露着局部身体的女人与两只目露妖光的猫,画面给人感觉忧郁且神秘,充满无限想像与哲学思想。

我们再来看看两位先生画的有关表现宴会的作品。

图三:为黄永玉先生的《打牙祭》,人物众多,神态各异。场面是欢乐的、畅快的,那种久违了的口欲满足感跃然纸上,毫不掩饰,直来直去。

微信图片_20180518101000

图四:为丁成绪先生的《晚宴》,十二生肖神形兼备,围着圆桌,中间夹着个待宰的人头,惊恐要分,形如广东流传的生吃猴脑状。画面给予观者深思与心灵的震颤,这不就是佛教里的因果思想体现吗!同样是忧郁与悲情的画风。

黄永玉先生喜欢画荷是出了名的,我们再选取两位先生在上作品的精彩对话。

图五:为黄永玉先生在万荷堂作的,色彩玫丽、厚重、欢快、积极向上,延续了快乐老头的一贯风格!

图六:为丁成绪先生创作的荷系列《火》。冰天雪地里,万荷凋零,然冰面上一朵红莲破冰盛开,亦是同样的神秘感,同样的宗教色彩,同样的引人深思,忧郁与悲情风格也同样在延续!

如今的书画圈,虽流派纷呈,但同质化现象越来越严重,鲜有思想性与艺术性独特者。笔者认为,黄永玉、丁成绪这两位先生算作书画圈的异类吧。若称黄永玉先生为鬼才,丁成绪先生可谓怪才,一鬼一怪,一老一少倒是为这个圈添了些鬼怪雅趣!

 

感谢您阅读: 浅谈黄永玉与丁成绪美术作品
如有违反您的权益或有争意的文章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责任编辑:无 ]